当前位置:深圳光电技术公司国学红楼梦中贾母为何说薛宝琴是野丫头?因为什么?
红楼梦中贾母为何说薛宝琴是野丫头?因为什么?
2022-05-25

薛宝琴,《红楼梦》中四大家族薛家之女,下面由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这篇文章,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接着往下看

薛宝琴艳冠大观园,比之钗黛更胜一筹没有异议。如果单论容貌可能不相上下,但薛宝琴随着父母游遍天下,又远走海外,那种见过大世面的风采是所有人不能比的。

所以,薛宝琴一来贾母就特喜欢,不但养在身边,还逼着王夫人收为干女儿,都说明薛宝琴各方面条件,一定都是优秀,才能获得如此重视。

不过,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。贾母身为荣国公诰命夫人,若是只因喜欢就如此对待薛宝琴,认作孙女,那也太小看她了。这就像大观园的几个姑娘那么好,也没见南安太妃认作孙女一样,皆因没必要如此“夸张”。

那么,贾母为什么善待薛宝琴呢?从凫靥裘上就体现出她的真正心思。

凫靥裘与雀金裘是贾母当年老物件,压箱子底儿的“尖货”。从外观看,都是金翠辉煌的耀眼。工艺繁复程度也是最上等,材质更是优中之优……但是,若要从原材料的对比就知道两者天差地别。

凫靥裘,从名字也知道是取野鸭子头面上的翠羽捻线织成,极其复杂费工夫。

雀金裘,孔雀翠毛织成,珍贵异常,一目了然。

衣服论华贵不相上下,都是巧夺天工的好东西。可野鸭子对比孔雀就差了无数档次。曹雪芹最善于借物喻人,做出隐笔,若说他没有伏笔,绝不可信。

贾宝玉是孔雀,玉钏儿都说他是“凤凰”,代表荣国公嫡孙的尊贵地位。

薛宝琴是野鸭子,凫靥裘是野鸭子头上毛织成,不就是“野丫头”?

我们说史湘云和贾母互为伏笔,双方有时就是对方的代言人。凫靥裘也是史湘云说出来,又调侃薛宝琴“这鸭头不是那丫头,头上哪有桂花油”,就是替贾母揭开凫靥裘隐语薛宝琴是野丫头。

薛宝琴既然是野丫头,堂姐薛宝钗呢?在贾母这保龄侯尚书令嫡女,荣国公诰命夫人的眼里,薛家女儿可不就都是野丫头?

所以,贾母喜欢薛宝琴是一回事,薛宝钗她也觉得好。但喜欢不等于认同和全盘接纳。薛家商贾,薛宝钗和薛宝琴的出身对比贾母,差得实在太远。

刨除亲戚关系和后天教养,只从出身地位论,贾母眼中薛宝钗和薛宝琴与那个农家女二丫头,没什么区别,都是不入流。

当然,贾母的凫靥裘给薛宝琴,雀金裘给贾宝玉,表面意思没有这么深。而是曹雪芹借此表现贾母反对金玉良姻的立场。至于贾母问薛宝琴生辰八字,薛姨妈认为贾母想要给贾宝玉求聘,不过是一厢情愿。

一来,薛宝琴进京就为出嫁,贾母不可能不知道。

二来,薛宝琴已经是王夫人干女儿,贾母不会自取其辱。

之所以问宝琴生辰八字,本质还是拒绝薛宝钗。宁可要妹妹也不要姐姐。

贾母逼王夫人认薛宝琴做干女儿更是讽刺。王夫人支持金玉良姻,反对宝黛姻缘早已与贾母半摊牌,双方心知肚明。

贾母让薛宝琴给王夫人做干女儿的意思很明显,你不嫌害臊,就把薛家女儿都弄在身边,又当儿媳妇又当干女儿。

薛宝琴进京时,薛家已经在贾家呆了五六年,如今薛家二房又赶来挤进贾家,一家子好不热闹。这都是王夫人的好亲戚。贾母表现得越热情,越是对儿媳妇的讥讽。

薛家无礼赖在贾家,甚至想要当未来女主人鸠占鹊巢,贾母“成全”她们,直接让薛宝琴成为小姐。

薛家在贾家成了势,王家在贾家也成了势力,贾母干脆搅浑了这池子水,只等贾家人随后的集体反应,只要几千贾家人形成舆论,就会让王夫人明白,薛家与贾家的差距有多大,有多不得人心,娶薛家女儿做儿媳妇多不合适,多丢人。

出身是薛宝琴和薛宝钗最大的弱势,无论她们自身多优秀,多美貌,都遮掩不住她们社会地位低下。这是无法弥补的身份鸿沟,是出生就已注定。并不是贾母故意嫌弃他们。

古人认为:不是一家人,就不应该进一家门。门阀时代,皇帝的女儿也愁嫁,大族大姓该不要就不要。这是事关门楣和体面。

王家的标准远低于贾家,他们只看重利益,才会有王夫人不在乎薛宝钗出身,支持金玉良姻的立场。但贾母的眼光更长远。